理想如晨星,我们永不能触到,但我们可像航海者一样,借星光的位置而航行。——史立兹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督导 > 督导通报 >
教师也要学做教练
2017-10-22 17:36 起源:师道新说 教师 /创业

原题目:教师也要学做教练

内容提要:教练工作,指向行为改变,而非认知转变;指向能力生成,而非知识积累;指向主体自觉,而非听话守成;指向对话互动,而非权威垄断。为走出“说的做不得,做的说不得,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的教改困局,真正履行“教学做合一”,教师也要学做教练。

作者简介:李现平,男,1965年生,河北沙河人,知名军事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师从中国教育学界泰斗顾明远先生、中国现代军事教育学科首创者朱如珂教授。从军33载,曾任国防大学副研究员,2016年自主择业。现为自由研究员。

中国教育改革的一个最大迷惑,莫过于说与做脱节,想与干分别,人们广泛有种无力感和无奈感。

早在2006年,我发表的一篇文章,就总结了素质教育改革的这种困局,叫作“说的做不得,做的说不得,理论与实践严重脱节”。

实在,这种局势的涌现,早已经内在地划定于中国教师的能力特质和职业倾向之中了。

我们的教师,主体是所谓的学科教师。而学科教师的能力特质,主体又是系统而完备的学科专业训练。而系统而完备的学科专业训练,主体又是专业知识和专业理论的全面掌握。

他们所受的专业训练中,主要是知识的逻辑、学科的逻辑、专业的逻辑,而少有能力的逻辑、行动的逻辑、实践的逻辑。他们最善于的教学,也只能是知识传授。

当我们想在能力生成上做些工作时,当我们想在实践关心上着些力量时,当我们想在“三生”教育上下些工夫时,当我们想在“三创”教育上有所打破时,教师的这种能力特质和职业倾向,就会显现“排异反应”。

他们不想做,不会做,做不来,做不出花样。勉强去做,其成果必定是做做样子,逛逛过场,搞搞形式,将一个好端端的素质教育,做得面目全非,令人生厌。

职业教育、就业教育、创造教育、创新教育、创业教育、研学旅行,都面临这样的运气,注定要如此可怜。

所幸的是,在教育工作者队伍中,有一类师者却保留了破解上述困难的名贵教育基因。他们就是教练。

教练的工作重点,指向教练对象行为改变,而非认知转变;指向实际能力生成,而非学科专业知识积累;指向人的主体自觉,而非让学生一味听话守成;指向师生之间、学生之间、团队之间的广泛对话互动,而非一味强调师者的权威和尊严。

所以,要走出“说的做不得,做的说不得,理论与实际严重脱节”的教改困局,真正实施“教学做合一”的正确主张,教师也要学做教练。其利益,最少有以下四种。

一、由转变认知走向改变行为

现有的中国学校,教师的工作目标通常不是完整的人,而是人作为学生甚至考生所急需的知识能力素质。

教练则不同。他们的工作对象,是学生作为完整的人的行为改变。在教练眼里,认知改变,或知识掌握,仅仅是教育的开始。而教练对象作为人的行为改变,特别是行为方式和行为模式的改变,才是工作的重点。

教学工作的落脚点,在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力求使学生掌握所教授的内容,达到学会、会学。而教练工作的归宿,在增强学生的做事本领,力求形成稳定而有效的行为方式和行为特点,达到做会,会做。这就使得他们的工作,天然拥有“教学做合一”的品质。

这两类师者所做的工作筹划,也有质的差异。教师所做的教学方案或教学方案,主体内容通常是所谓的教学内容,准确地说就是系统的学科专业知识。有的甚至就是教材的翻版。而教练所做的教练打算或教练计划,主体内容通常是教练对象的活动和行为。因为他们深知,单靠说教或传授,是不可能改变人的行为和行为方式的。对学生行为甚至习惯,加以细致入微的调教,并使其习惯成天然,变成第二本性,到达主动化,才是教练工作追求的境界。

近年来一直有不少处所在进行主体性教育改革实验。而主体性教育,已经带有改变学生作为主体的行为和行为方式的诉求。假如做主体性教育的教师,不同时成为教练,那么这种主体性教育的质量、效果和程度,就要大打折扣。

因为,学生不仅仅是学习的主体,掌握知识和进步成绩的主体,更是思维的主体、行动的主体、实践的主体、生活生存性命的主体、创造创新创业的主体、职业生涯和人生计划的主体、改革自我和改造世界的主体。

这样好的教育改革主张,为什么近年来反而提得不够响了?我想,一个显著的障碍,就来自于中国教师已有才能特质和职业偏向的“排异反映”。

显然,中小学校的学科教师和大学的教授学者,都不是实行主体性教育的理想力气。而体育教练、职业生涯规划教练、生活实践教练、手工制作和科技发明教练、研学旅行教练、创造创新创业教练,才是实行主体性教育的真正依靠气力。而可悲的是,这批人却处在中国学校教师队伍的边沿,甚至只在外围游走,入不得门,根本与主体性教育改革试验不沾边!

据说,创新创业教育世界当先的美国百森商学院,拥有40名创新创业教育和研究的专职教师,其中全职学术专家只有18名,而企业家讲师就有30多名。这所世界知名商学院的师资装备原则是:每位学术教学同时配备一名创业实战经验丰盛的教师;创新创业教育师资中,必需要有创业危险投资家、创业家、实业家和初创企业高管。这样的创造创新创业教育,又怎能知足于纸上谈兵或坐而论道呢?

所以说,中国学校需要比现在多得多的各类教练。教师要尽力学做教练。各学科领域,都应当配备一定数目的行动导师或实践教练。这样,我们的教育,才干够从知识领域进入行动和实践领域,实现教学做合一,焕发无限活力。

二、由知识积累走向能力生成

教师或专家教授,往往自许为学者或饱学之士。他们也往往按照自己的模样,来塑造或设计自己的学生。

这样一来,学生作为生活实践主体的实际能力,特殊是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就很难排上教育日程,更谈不上占据多么重要的位置。而这恰正是素质教育的严重关心和要害期许!

教练则不同。他们多来自生活实践第一线,是各行各业的胜利人士,甚至出色首脑。他们不仅知道生活世界或现实世界的各个痛点,也深知解决问题或冲破难点的种种门径。他们对现实问题和社会需求刻骨铭心,对人道和市场也有深入掌握。他们也依照本人的模样,来塑造和设计学生,必然将他们引向生活实践,推向火热的创造、创新、创业最前沿。

知识积累与能力生成的逻辑很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说天壤之别。知识积累,若按照人类整个认识过程看,主要是一个从实践到认识的过程,或者说是一个由行到知的过程,它需要不断地从实践中总结提炼出真理。

但中国学校教育所运用的知识积累过程,却抄了近路,即通过人类历代积聚的知识经验载体——书本教材,获取第二手真理。

这样一来,知识积累的过程,就不再是一个实践探索过程,而变成了一个传承和接受过程。中国的应试教育,正是这一过程的集中反应。它的实质特色是传承和背记二手真理,同时将学生与炽热的生活实践隔分开来。古代科举,也不外如此,所以人们称应试教育为现代科举。这样的教育,发展的主要是学生的记忆力和接收力,而不可能是创造力和思想力。

西方一些国家的现代教育,却保存了人类知识积累的完整过程,即教师率领学生直接探究生活实践,并从生活实践中吸取大批鲜活的第一手知识;将这些鲜活的第一手知识与书本知识融会一处,相互印证,相互弥补。这种教育,主要发展的正是学生的思考和判定能力,创造和开辟能力,改变世界和改变自我的能力。

中国教育的这一重大设计缺点,在建设创新型国家,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日益凸显。

如何接通生活实践这个素质教育和双创教育的源头活水?如何有效提高学生发现问题、剖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实际能力?这恰好是教练的职业诉求。

他们深知,能力的生成只有通过行为和行动过程才能够实现。所以,教练过程,也正是将学生引入生活实践场景、让学生面对生活实践挑衅、为学生提诞生活实践问题,让学生严严实实地生成实际本事的过程。

可以说,要想切实发展职业教育,切实发展创造创新创业教育,切实发展生命生活生存教育,切实发展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实践本领,就不能没有教练这个角色。

当代中国学校需要的教练,一点也不比老师少。惋惜至今的主流教导实践,并没有开启这一智慧,指明这一前景。

三、由听话守成走向主体自觉

由于我们的学校割断了实践探究这一人类知识的源头活水,仅剩下向书本学习和向教师学习这两种抄近道的方法,于是听话和谦逊被当成了第一品德,而发问和疑惑,却成了另类怪癖。

原来,教育的根本归宿是人的自我教育,教育功能和目标的达成,也必须通过人的自我教育。在此基本之上,理想的教育还应该动员人的教育情怀,使受教育者成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教育人,能够像圣徒那样去“普度众生”,教化大众,传递教育的妄想和精神。

但是,当前中国教育的框架构造下,教师很少可能成为拥有如斯高贵情怀的教育人,而只能成为以提高学生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为最高追求的“应试教育人”。

急功近利的学校教育,不再给教师留下任何期待学生主体成长发育的机遇,而只能时不我待地越俎代庖,包办取代——替学生提出问题和答复问题,替学生寻找规律和提炼概念,替学生开发工具和制订策略。

这样一来,教学获得成功,教育却彻底陷落。

但教练,特别是企业界的领导力教练、团建教练、高管教练等等,却不能如此这般行事。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引起教练对象行为的改变,这种改变还不仅仅是教练在场这段时间内的改变,而必须成为教练活动停止之后的永久性、根天性、内生性改变。

所以,教练技术,就其本质而言,是赞助和引领教练对象向上生成的技术,是培养教练对象主体自觉的技术,是达成“教是为了不需要教”的技术。这门技术,十分强调教练对象晋升自我的主观愿望,非常强调教练对象反思自省的真诚立场,十分强调教练对象在全过程施展主观能动性。

一些知名高管教练,甚至谢绝为那些缺少自我提升愿望和没有强烈成长念头的人供给教练服务。

教师学会做教练,就是要恢复和寻找启发主体自觉这个教育精神之魂,教育生命之根,教育艺术之核。

四、由权威垄断走向对话互动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在同等尊敬的态度之上,富有智慧和想像力的对话互动,就成为教练的主要工作方式。他们通过这种对话和交流,启示人去思考,去反省,去追问,去假想,去行动,去改变。

所以,教练不见得是教练对象业务范畴的行家,不见得比教练对象有更大的家业与资产,不见得比所教练的高管更有权利和影响。但他们却是极富耐心和欣赏力的倾听者,信心满满的行动布道师,心灵旅行和灵魂探险的高明领航员。所以,真正的教练,可以称得上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目前中国学校的教师,包含大学的教师,其教育教学运动很少可以涉及人的灵魂,更难以转变人的一生。其基本原因,正是他们用一些低层次事务,将工作时间填满,再也抽不出时间与学生发展如教练那样的心灵对话和精力交换。知识的阵地守住了,灵魂的阵地却失陷了!

想一想英国牛津大学历史悠久的导师制课程吧。既不是一门学科,也没有任何教材,只是每周一个小时师生对话交流。这足以浇灌学生的心灵,改变他们的一生!

岂非这不也能够看作是教练技巧的变种吗?请看:两者都指向行为改变,而非认知转变;指向能力生成,而非知识积累;指向主体自觉,而非听话守成;指向对话互动,而非威望垄断。

今天,在翻转课堂上,教师不也变得更像教练,而不像教师了吗?在没有围墙的学校,校长不也变得更像教练,而不像校长了吗?

异曲同工呼!殊途同归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五峰实验中学)
Copyright © 2015 Powered by www.wfsyzx.cn五峰实验中学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地址:湖北省五峰县五峰镇石梁司48号 邮编:443400 电话:0717-5825046
备案:鄂ICP备09026348号-1